ag旗舰厅登录  - 首页

主页 > 国际 > > 正文

ag旗舰厅登录来自中国的国际组织女性高官

2020-06-29 10:41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从四位国际组织中国籍女性高官的经历不难发现,是个人能力、国家支持与国际需求的有机结合,成就了陈冯富珍们的个人职业理想,也兑现了中国为全球治理提供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的承诺。

  “越来越多的女性加入‘富有男性色彩’的工作中,才是社会文明的进步。”联合国国际法院副院长薛捍勤如是说。与此相映衬的,是近年来国际组织中中国籍女性高官不断增多的现象。这反映出中国参与国际组织及全球治理的意愿在增强,中国女性的能力建设更为令人瞩目,更重要的是,女性官员的增加也符合联合国在新形势下的改革方向。

  陈冯富珍的名字可谓家喻户晓。她于1947年出生在中国香港,祖籍广东顺德,是第一位担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的中国人,也是首位担任联合国专门机构最高长官的中国女性。

  陈冯富珍先后在中国香港、加拿大、新加坡完成了基础教育、本科教育与硕士教育,1991年在美国哈佛商学院学习过管理发展课程,1996年在清华大学参加了中国研究培训课程,2000年又在国家行政学院参加了高级中国研究课程。

  在工作背景方面,她最初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卫生署做妇幼保健服务的医生,最终升至署长,既有专业技术,又有管理经验。任职署长期间,其重点工作领域包括改善传染病监测和应对,以及加强地方与国际的合作,曾有效应对了禽流感和非典(SARS)疫情。她还曾担任过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工作小组副主席、传统药评估与研究方法指南会议主席、人类环境保护司司长等职务,这些为她后来在世卫组织的高层管理工作提供了丰富的经验储备。

  世界贸易组织(WTO)上诉机构首位中国籍官张月姣同样备受关注。张月姣1944年出生于吉林,1968年获得法国汉纳大学学士学位,1981至1982年赴美国乔治敦大学法学院、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学习,获法学硕士学位,1985年取得中国律师资格;19971998年在哥伦比亚大学讲授中国法律,完成JSD博士课程,精通英语、法语。张月姣曾任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合作部条约法律司司长、亚洲开发银行助理法律总顾问等职。

  在进入WTO上诉机构前,张月姣已身兼数个“第一”:第一个在世界银行担任法律顾问的中国人、第一个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局中国籍局长、第一个在西非开发银行担任董事的中国人、第一位中国籍的国际统一私法协会理事和专家。

  联合国国际法院副院长薛捍勤1955年出生在中国山东,从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后,于1980年进入外交部条法司,在外交部工作期间两次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学习,在条法司先后任副处长、处长、副司长、司长。薛捍勤曾担任中国驻荷兰大使,并兼任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代表,这段经历成为她后来走向国际法院的重要一步。

  薛捍勤2005年当选为布鲁塞尔国际法研究院院士,2008年任中国驻东盟首位大使,这为她日后参与多边外交进一步积累了经验。2009年她被推选为亚洲国际法学会会长,2010年5月12日当选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主席,2010年6月29日,薛捍勤当选国际法院法官。

  1962年出生的柳芳,是南京大学法语言文学学士,荷兰莱顿大学航空及空间法硕士,武汉大学国际私法硕士、博士,精通英语、法语,现任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秘书长,也是国际民用航空组织历史上首位中国籍秘书长、首位女性秘书长。

  1987年起,柳芳在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国际合作司任职,至2007年进入国际民用航空组织工作,担任国际民用航空组织行政服务局局长;2015年8月1日起担任国际民用航空组织秘书长;2018年获连任,任期至2021年。

  从四位国际组织中国籍女性高官的经历不难发现,是个人能力、国家支持与国际需求的有机结合,成就了陈冯富珍们的个人职业理想,也兑现了中国为全球治理提供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的承诺。

  从个人能力来看,几位女性官员不仅具有“学贯中西”的强大知识背景,还具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对各自的专业领域工作更是了如指掌。

  从国家层面看,中国政府积极推动性别平等事业并支持女性参与国际交流与合作。2019年,中共中央印发《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第三条专门提到“统筹做好培养选拔女干部、少数民族干部和党外干部工作”。2019年9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平等 发展 共享:新中国70年妇女事业的发展与进步》白皮书指出,中国妇女参与国际交流与合作日益广泛。

  从国际组织层面看,推动性别平等和女性作用的发挥,是联合国全球治理理念的一个核心组成部分。

  2000年签署的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促进两性平等和妇女赋权”成为八项目标中的重要目标之一。2015年发布的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5是“实现性别平等,增强所有妇女和女童的权能”,这也是为性别议题单独设立的目标。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上任以来,在全系统内继续推进性别平等,承诺到2021年底在包括副秘书长、助理秘书长、秘书长特别代表和特使在内的高级领导层实现均等,并提出“在2030年之前尽早”实现全组织范围的均等。2017年以来,古特雷斯先后任命了32位领导人加入高级管理小组(17名女性和15名男性),使该小组成员的性别构成更接近于均等,女性占44%,男性占56%,这是联合国系统历史上高级别管理人员男女性别比例最接衡的状态。

  在人们印象中女性参与非常受限的和平行动领域,变化也在发生。2006年和平行动特派团团长或副团长只有2%为女性,但目前女性已占到特派团高级领导的25%。

  显然,古特雷斯正通过在各级职位设定均等目标并监测其进展情况,加强领导力与问责制度,进一步明确征聘、晋升等人才管理规则,为女性官员成长创造更为有利的环境。

  “娘子军扩群”将成为下一阶段全球治理“新的增长点”。有志于加入其中或促进相关事业发展的人,应为此做充足的准备。

  从个人能力储备来看,国际组织女性高官的候选人需要有坚实的专业基础和外语能力,且胸怀天下,积极关注国际形势发展变化,能够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思考全球课题的解决方案。

  从国家层面来看,除了继续为国际组织输送女性高级官员,还应当放眼未来,打牢基础,兼顾国际职员的低、中、高级别储备力量,把基数做大。在这一领域,国家留学基金委近年来推动的国际组织实习项目发挥了重要作用。

  此外,还需深入研究联合国改革目标及国际组织人力资源调整方向,在总部与地区办公室共同发力,做好人才培养、储备及推送工作,让来自中国的“娘子军群体”在不同组织、不同岗位、不同地域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撑起半边天。

  (作者系北京外国语大学联合国与国际组织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助研夏一祎、毛舒炀对本文亦有贡献)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ag旗舰厅登录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