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旗舰厅登录  - 首页

主页 > 国内 > > 正文

国内原料药垄断迎最大罚单为何生产企业不受追

2020-04-20 12:27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4月1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下称“市场监管总局”)通报了这起案件。但这起案件,仍有疑点,为何仅仅是葡萄糖酸钙原料药经销企业受到处罚,而生产企业却不在追责范围内?

  葡萄糖酸钙注射液是国家基本药物、临床必需药品,是常用的低价药,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是生产葡萄糖酸钙注射液的基本原料。近年来,葡萄糖酸钙注射液供应短缺,价格暴涨,引发外界关注。

  据调查显示,三家医药经销企业山东康惠医药有限公司(下称“康惠公司”)、潍坊普云惠医药有限公司(下称“普云惠公司”)和潍坊太阳神医药有限公司(下称“太阳神公司”)于2015年8月至2017年12月,滥用在中国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销售市场上的支配地位,实施了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附加不合理交易条件的垄断行为,排除、限制了市场竞争,损害了患者利益。

  这三家经销企业均登记注册为独立法人,但均受康惠公司控制。2015年8-12月、2016年、2017年,这三家经销企业在中国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销售市场上的市场份额分别为94%、91%、87%。2014年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的市场价格为40元/公斤左右。这三家经销企业控制销售市场后,以明显不公平的高价向制剂生产企业销售。与2014年相比,2017年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销售价格上涨达19倍至54.6倍。

  这起反垄断案件中,康惠公司受到的处罚最大,罚款金额达到2.52亿元。在市场监管总局的通报中,还披露了一些耐人寻味的细节。

  据显示,本案垄断行为实施期间,上述三家经销企业通过包销、大量购买、要求生产企业不对外销售等方式,控制了中国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的销售。

  目前国内仅有三家企业可以生产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分别是浙江瑞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浙江瑞邦”,SO.834276)、江西新赣江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西新赣江”,SO.873761)、成都倍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倍特”),其中,前两家均是新三板企业。

  据调查显示,上述三家经销企业包销了江西新赣江生产的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浙江瑞邦虽未与这三家经销企业达成包销协议,但也在本案垄断行为实施期间,其生产的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超过85%销售给了三家经销企业。另外,成都倍特也与三家经销企业达成了不对外销售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的合作协议。

  从上面看,生产企业与经销企业之间,似乎有同谋的可能,但为何生产企业却不在这次处罚的名单中?

  一位从事竞争法与反垄断法律服务律师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表示,判断三家生产企业是否构成垄断行为,首先需要在相关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其次是滥用了市场支配地位,所谓滥用,包括高价销售附加不合理的交易条件。

  “从市场监管总局这次处罚来看,现有的证据还难以认定三家生产企业皆联合了三家经销企业,其中的生产企业成都倍特虽与经销企业达成了不对外销售协议,但其他两家生产企业与经销企业联合的证据显示还不充分。我的理解是,这三家经销企业垄断了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销售市场,但生产企业并没有实施垄断行为,后者生产出来的原料药只是被这前述经销企业企业包销、大量购买或者限制对外销售而已。”该律师说。

  另一位舒姓律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之所以三家生产企业不被处罚,原因在于,目前也还难以认定这些生产企业有共同合作、主观故意参与这起垄断案行为,因此无法认定生产企业与经销企业构成共同违法。

  不过,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三家葡萄糖酸钙原料药经销企业,某种程度也在表明严打原料药炒作态度。

  有制剂企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短期来看,这次处罚有望在原料药行业形成震慑作用,但长期来看,或难以扭转原料药行业被爆炒的风气。“目前市场中频繁出现的原料药爆炒案,不乏有中间商做局,但背后是不是还有生产企业也参与其中,仍值得推敲。”

  近年来,由于部分原料药不断被爆炒,让下游的制剂企业苦不堪言,有些制剂企业承受不住成本压力,ag旗舰厅登录,放弃生产,最后造成了短缺药现象出现。数据显示,我国的成品药有1500种原料药,其中50种原料药只有一家企业取得审批资格可以生产,44种原料药只有两家企业可以生产,40种原料药只有三家企业可以生产。生产企业少,这给垄断者提供了游刃有余的可能。有业内人士也曾呼吁,要打破原料药垄断,除了加强监管外,另外需要降低原料药市场准入门槛,拓宽药用原料供应渠道。

点击排行